“向陽紅06”船東印度洋作業見聞

作者:特派記者 王自堃  來源:中國海洋報   發布時間:2019-12-26 09:37:05   [打印本頁] [關閉窗口]

  在東印度洋,“向陽紅06”船上的科考隊員分為紅藍兩隊,每隊8小時一班,在高溫、暴雨等惡劣環境下連續開展作業。一次次搬運儀器,一次次投放回收,睡不上一個完整覺,只能在作業間隙見縫插針地打個盹……這里每天上演著實干擔當、熱血奮斗的工作場景,每名隊員都是科考好漢。

  作業不惜力

  12月11日,自然資源部東印度洋聯合航次布放了首套潛標。本航次第一航段首席科學家周蓓鋒告訴記者,錨系是長時期觀測海洋環境變化的儀器串的簡稱,分為潛標和浮標兩種,作用類似于地面上的氣象站,可準實時地把信息傳回實驗室,供研究人員分析、模擬和預測。錨系由浮球、觀測儀器、聲學釋放器和水泥重塊組成,這4部分用繩索串聯,根據布放海域水深,繩索可長達幾公里。投放錨系時,需依照浮球、儀器、釋放器、水泥重塊的順序先后入水。重塊在海底著陸,浮球則憑借浮力將儀器在水中拉成豎直的一串,回收時啟動釋放器脫鉤,浮球便拉著儀器浮出水面。


杜萍處理水樣

  錨系如同糖葫蘆,可串聯水文、生物、化學等多學科觀測儀器,能夠記錄不同水深的環境參數,從而得到多組完整的海洋環境剖面數據。本航次布放的首套潛標所用繩索長達2800米。10余名隊員按照錨系釋放人員、安全員、機動人員等不同崗位分區域站好,在投放前連接好錨系的各個部分,將繩索呈“之”字形鋪開在后甲板,在調試觀測儀器、確保釋放器電量充足后,隊員們便分開兩列拉住繩索,在纜車配合下投放浮球。

  單個浮球重量約在15公斤,需要一名隊員從甲板上搬起再投放到海中,而個別觀測儀器則重達一二百公斤,起吊時需8到10個人在甲板拉住繩索止蕩。在下放時,隊員們要注意保護儀器安全,避免碰撞船體。本航次科考隊員中“80后”占到了總人數的80%,已成海上作業中堅力量,張海峰便是其中之一。他今年33歲,來自自然資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,有著多次南北極科考和大洋作業經驗。張海峰身材魁梧,是名副其實的壯漢,經常自告奮勇站到甲板最外側,擔當起浮球投放重任。

  當錨系投放進行到一半時,出現了一個小插曲。重達數十公斤的聲學多普勒流速剖面儀入水后,帶動著一組浮球發生了纏繞。船長馬桂華在后甲板指揮船員調整船位,希望利用螺旋槳攪起的波浪沖開浮球,但最終沒有成功。后來,船長決定,讓船緩慢倒退靠近浮球,隊員再一起用力把球向船艉拉過來,想辦法撈回甲板。

  眼看浮球越來越近了,周蓓鋒找來了抓鉤。張海峰拋出抓鉤勾住了浮球,五六個隊員排成一隊拽住繩索,奮力把浮球提出了水面。浮球被拉到距甲板半米左右的半空,張海峰感到連接抓鉤的繩子快要繃不住了,情急之下便直接趴在甲板上,用一根止蕩繩套住了浮球。眾人合力將止蕩繩掛到鋼纜上,啟動船艉纜車,才將浮球撈回了甲板。

  用盡全力打撈浮球后,不少隊員的手套磨出了洞,手指被繩子硌得生疼。張海峰和隊友把這一組浮球理順后再次投放入海。天熱流汗加上一直拼命地使勁兒出力,張海峰此時已有幾分虛脫,不得不跑回船舯實驗室休息了一會兒。另一組隊員接替上陣,繼續投放錨系。可張海峰到底還是“閑不住”,又回到后甲板協助隊友完成布放。隨著水泥重塊悶聲砸出大朵浪花,急速地拉著一串儀器設備沉入海底,兩個半小時的錨系潛標布放總算告一段落。

  盡管如此,張海峰還沒有休息,又著手箱式采泥器作業的前期準備。壯漢張海峰干活不惜力。問他為何如此拼,他說:“因為我們同舟共濟。”簡短的話語,透露出茫茫大洋上的團隊精神。

  巾幗不讓須眉

  在船上,重體力勞動不適合身材嬌小的女生,她們由此成為了科考船上的“少數派”。“向陽紅06”船上的科考隊員里有“三朵金花”,她們來自海洋二所。3人專業不同,各自承擔著大洋作業中的不同任務,但都是獨當一面的“女漢子”。

張靜靜打繩結 

  張靜靜專業為海洋化學,張海峰評價她“一看就是能干活的”。的確,張靜靜在船上干起活來透著一股利索勁兒。布放錨系時,她沖在一線,不是在調試設備,就是在打繩結。由于多次出海科考的歷練,張靜靜打繩結的手藝十分嫻熟,與許多男隊員打出的繩結不相上下。除了體力活,她還有別的任務,根據各個項目匯總上來的信息,張靜靜要在千頭萬緒中細化作業站位,力爭分工合理、節省時間。

  海上科考作業要求隊員“文能分析做實驗、武能打結收放纜”。杜萍的專業方向是浮游動物,每當拖網中有樣品抓取上來,無論天氣多熱、時間多晚,杜萍都會準時趕到現場。她既能頂著烈日、手持對講機指揮布放生物拖網,也能一頭扎進實驗室、連續幾個小時培養測定海水中的細菌,扎實細致的工作作風贏得了隊友們的一致稱贊。

  郭若玉是全船暈船最嚴重的隊員,本航次是她第一次出海。航渡期間,由于暈船,郭若玉幾天吃不下飯,但在作業開始后,便顯出“漢子”本色,常常在實驗室里整夜忙碌過濾水樣。問她為什么要連夜檢測,郭若玉解釋說,“水樣采集上來后,必須馬上處理,否則時間耽誤久了,我關注的海洋微生物就會發生變化,失去了寶貴的原始信息。”見此情景,隊友們紛紛感嘆,“三朵金花”個個都是能熬能拼的“女硬漢”。

  年過四十仍“好漢”

  畢大勇已過不惑之年,是本航次為數不多的“70后”,來自國家海洋技術中心,主要負責光學衰減儀的布放和數據采集。從事海洋工作十幾年,畢大勇參加過很多科考航次,膚色早已被海上的毒辣陽光“染”黑了。

錨系作業現場

  畢大勇中等身材、體格結實,豪爽外向的性格極具感染力,多年出海經驗更是讓他自帶“帶頭大哥”氣質,每次作業前,總是用最快的速度做好布放準備,一旦船舶行駛到站位,立即開始作業。

  工作之余,畢大勇還是個“熱心腸”。起航不久,底層甲板住艙有兩個房間漏水了,畢大勇跑前跑后,幫助隊員與船上溝通解決。他還兼任科考隊生活委員,在緊張的科考間隙組織集體活動,努力活躍著船上生活氛圍。船上有了畢大勇這位不服老的“70后”好漢,許多“80后”“90后”也不甘落后,紛紛鼓舞精神、卯足干勁,在東印度洋上譜寫新的青春篇章。